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圣贤文化
 现在时间:             站内搜索
王阳明:不屑于高中科举 志在成为圣贤
时间:2015-04-09 15:04:32  来源:腾讯文化  作者:
王阳明:不屑于高中科举 志在成为圣贤

  《王阳明大传: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》,【日】冈田武彦 著,杨田等 译,重庆出版社

  本文摘自《王阳明大传: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》,【日】冈田武彦 著,杨田等 译,重庆出版社,出版时间:2015年2月。

  十岁的诗才神童

  明宪宗成化十七年(1481年),王阳明的父亲龙山公考中状元后,被立即任命为翰林院修撰,当时王阳明年仅十岁。

  明朝翰林院内的职务有好几类,修撰只是其一。这一职务相当于天子的顾问或秘书,不直接参与政治。只有状元才有资格被授予这一要职。可以说当年龙山公获得这一职位是非常荣耀的。

  龙山公成为翰林院修撰之后,日益思念尚在家中的老父竹轩翁,希望把父亲接到京城来,安享晚年。翌年,成化十八年,竹轩翁和十一岁的小孙子王阳明踏上了前往京城的道路。

  前文已述,王阳明五岁时就显露出神童的潜质,当时竹轩翁在一旁读书,听完他便能立刻背诵出来。赴京途中,竹轩翁顺便游览了江苏镇江的金山寺。镇江位于长江南岸,和扬州隔江相望,自古以来就是观景览胜之佳所。

  竹轩翁在金山寺设赏月之宴,招待宾朋,觥筹交错间,陶然而醉。竹轩翁诗兴大发,但一时无应景的佳句,这时阳明对他说:“祖父,给我笔。”

  竹轩翁非常惊讶,问他:“孺子亦能赋耶?”

  王阳明立即作诗一首:“金山一点大如拳,打破维扬水底天。醉倚妙高台上月,玉箫吹彻洞龙眠。”

  顿时,四座皆惊,众人啧啧称奇。有人想再试一试王阳明的诗才,又以“蔽月山房”为题,令其吟诗一首。阳明不假思索,随即应口诵道:“山近月远觉月小,便道此山大于月。若人有眼大如天,还见山小月更阔。”

  两首诗都显得过于外露,缺乏古意——中国诗歌和绘画讲究一个“藏”字,所以会刻意避免过于外露,所以不能算作佳作,但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,已实属不易。

  前一首诗的大意是:“微醉之际,披着月光倚在妙高台上远眺伸入到江水中的金山,这时的金山看起来仅有拳头般大小。远处传来清澈的箫声,山洞里的龙也许已经睡了吧!”最后一句“玉箫吹彻洞龙眠”描述了一种仙境般的清幽境地。

  后一首诗的幻想更为奇妙,似乎预示着王阳明终将成为一位大哲人。在这首诗中,山和月因为观赏者心境的不同而呈现出大小之别,诗歌的境界也超越了世俗,达到悟道之人的水平,充满禅诗的意趣。

  以上的解释都是后人所为,当时十一岁的王阳明未必有如此深刻的认识,但我们却可以据此推断出王阳明在少时就具备了洞察万物的慧根。山和月的对照,大和小的对比,少年时代的王阳明似乎已参透了《庄子·齐物论》中的理论。

  读过王阳明的《蔽月山房》,四座宾朋更是惊叹,他们对竹轩翁说:“令孙声口,俱不落凡。想他日定当以文章名天下。”

  王阳明听罢,反驳说:“文章小事,何足成名?”

  小小孩童竟有如此认识,大家都赞叹不已。

  据传,王阳明幼时沉迷于象棋,并因此而耽误学业,父亲龙山公震怒,将棋子全都扔进了河里。王阳明为此还特意作诗一首:“象棋终日乐悠悠,苦被严亲一旦丢。兵卒坠河皆不救,将军溺水一齐休。”这首诗后来被收录到清人撰写的《坚瓠集》中(见东正堂《阳明先生全书论考》卷十四《年谱一》)。

  因为沉迷象棋,遭父亲斥骂,就能做出如此诗歌,真乃天才也。后来,王阳明被贬谪到龙场之后,做过一首名叫《晓霁用前韵书怀二首》(《王文成公全书》卷十九)的诗,其中有一句是:“谩有虚名拟八叉。”

  “八叉”是取自“八叉手”的典故。据说晚唐诗人温庭筠叉八次手,就能作诗一首,后来借指才思敏捷、立即成诗之人。上面这句诗是王阳明对别人评价自己是“八叉诗才”的批评。

  天下第一等人

  十二岁时,王阳明遵照父命,在京城入私塾读书。王阳明生来豪放,不愿被规矩拘束,所以经常偷偷跑出来,和外面的小朋友们玩“战争游戏”。王阳明自制了大大小小的旗子,让小伙伴们举着,侍立在四周,他是大将,坐在中间,指挥着大家忽而向左,忽而向右,就跟排兵布阵一样。

  父亲龙山公获悉之后,怒斥他道:“吾家世以读书显。安用是为。”

  王阳明问:“读书有何用处?”

  龙山公道:“读书则为大官。如汝父中状元,皆读书力也。”

  王阳明问:“父中状元,子孙世代还是状元否?”

  龙山公道:“止我一世耳。汝若要中状元,还是去勤读。”

  王阳明笑道:“只一代,虽状元不为希罕。”

  龙山公听罢,更感愤怒,把他痛打了一顿。龙山公担心王阳明的豪放不羁,但其祖父竹轩公却毫不在意,他觉得王阳明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大人物。

  有一次,王阳明问私塾先生:“天下何事为第一等人?”

  塾师道:“嵬科高第,显亲扬名如尊公,乃第一等人也。”

  王阳明吟道:“嵬科高第时时有,岂是人间第一流?”

  塾师问道:“据孺子之见,以何事为第一?”

  王阳明答道:“惟为圣贤方是第一。”

  龙山公闻之笑道:“孺子之志何其奢也。”

  孔子曾说:“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。”(《论语·宪问篇》)但是,宋代以后的一些学者,他们做学问不是为了科举考试,而是为了成为圣贤。

  自汉至唐,儒生做学问都是为了科举考试,为了加官晋爵。但到了宋代,出现了一些儒生,例如程明道(程颢)等人,他们从过去的弊病中解脱出来,强调做学问不是为了科举考试,而是为了成为圣人。其实,这才是“孔孟之教”的根本,是最崇高的精神。

  汉代以来,人们忘却了这一根本,把科举考试、加官晋爵当作自己做学问的目的。王阳明的塾师也是这么想的,并且把这一错误的看法传给了自己的学生。王阳明当时虽然年少,却一语道出了圣学的真谛。但当时的王阳明并不清楚这句话会给他以后的人生带来多大的影响!

  据《皇明大儒王阳明先生出身靖乱录》记载,有一天,王阳明去市场上游逛,看到有人卖麻雀,他非常喜欢,就想要一只,但没带钱,那人无论如何也不肯给他,最后二人就争吵起来。恰在这时,有一个人称“麻衣神相”的道士从他身边走过。道士看到阳明的面相之后非常惊讶,对众人说:“此子他日大贵。当建非常功名。”

  于是出钱买下麻雀,送给王阳明,并且摸着小阳明的脸说:“吾为尔相,后须忆吾言:须拂领,其时入圣境。须至上丹毫,其时结圣胎。须至下丹田,其时圣果圆。”接着又嘱咐他自重自爱:“孺子当读书自爱。吾所言将来以有应验。”

  王阳明受道士的感化,从此潜心读书,心无杂念,学问日进。

【 打印 】【 收藏 】【 关闭 】
 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还没有注册?
验证码: 匿名发表 共有 0 条评论
请选择表情: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转载的文章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7日内进行。
 
通知公告
河南廉政建设网改版已上线
关于编撰《中原镜鉴》的通知
春节慰问信
先文网上线了
声 明
新闻工作者行为规范
新闻中心
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、先进文化的
万里寻师探瓷源 只为汝瓷痴与醉
河南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 研究社会
翁杰明马懿陈虹出席上汽集团中原
第十七届中国·中原花木交易博览
大众创业项目可申报财政扶持资金
国庆长假期间出行走高速请避开这
 
设为首页   |  添加收藏  | 关于我们 |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地图 | 工作邮箱 | 使用帮助